[谢春彦:砚人书画]

谢春彦:砚人书画
唐贤有言云:丹青之道乃意气之事,非胆小鬼能为者也。
  吾观歙州三百砚斋主人周小林先生所书所画,信之焉,信之焉!

  世之有生有情,故亦有文与章也,亦天之大德也。祖先刻划、结绳、金石、文字皆莫不与文字图形有关,所谓天人相应、相映、相印照而互发互生者也,故亦有文激而化,文化出,乃前史之大负载者。故有文房,有笔墨纸砚,四宝俱,笔为心手执,墨故生跡,纸与绢素承之尔。唯石成之大匠气门者也,或方或圆,征天圆地方之大象,巍巍峨,崇崇然。人以墨磨之,心手相交,大色生池海,笔方可濡而发于纸素,吾华夏之文化艺术遂生千千万万之宏篇巨制,光辉国际,成不世之篇章,成百世千世万世之响而不停也。
  二十年前,吾于沪上之刘海粟美术馆其周氏三百斋砚展,初识即惊于其砚其人,有幸得其手制之随行巨砚二,小方砚—,供诸案头,日对日研,晨昏之间,助我文思画想也,壮年时期吾之得意之作用墨皆磨所以也。又二年,余重游黄山写生,又特至歙州寻求三百斋奇砚;吾浅草斋中最宝重之龙头砚便是此番赏心所得也。
  及后,吾与砚斋主人小林兄更是因砚结交交文谈心,几半生也,若每年不到歙州周家拜砚则心身不快不乐不舒焉。年月特仓促,日月特不局焉,吾与小林今则几成兄弟也。
  吾故齐鲁旧邦之子,无术无学,迷于词章丹青小道,本年届八十,一事无成,真所谓梦惊逝水而化飞烟者也。且看三百斋中制砚兄弟,其制世之名砚复亦特善用砚者也!很多晨昏归砚楼中,小林一砚一灯一墨一笔一纸,制砚之余,舔墨运思挥毫之间多有诗书画生于腕底心下也。这个小个子的制砚魁首,亦是诗书画能手巧匠也!
  他之诗直抒胸臆,一无空言泛语,句句从心中来,字字作砚上响。他之书飞动流通,字使笔歌。而小林之画,则与文人相属,向不作描头绣脚的俗制,而常常以情胜以意胜。尝见近时率性为其友人梨苑名家尚长荣兄所作适意幽兰一帧,逸气四溢,天然出手,情致充分丰满之作也。
  如是,制砚魁首偶作歌吟偶草龙蛇偶戏丹青,可聆可观可赏之者!余观夫,亦世之制砚魁首心性本体本命之表也,其虽无龙尾石之坚之硬,而其诚正其雅调直与之并美而可宝也。故吾为之述为之申而张之鼓之耳!(谢春彦)

You may also like :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